酚醛保温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酚醛保温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共享办公潮起中国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3:35:09 阅读: 来源:酚醛保温板厂家

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共享办公和短时租赁正在改变传统房屋租赁业。

这一新模式通常指,办公室租赁不仅在时间上可以按小时、天和月份切分,在空间上也具有开放性质,一张桌子、一个房间可能同时属于多家公司。

在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地区,共享办公已经从国际化大都市蔓延至中小城市,诞生了包括Regus、ServiceCorp、MHL在内的诸多品牌,不少大型企业也逐步将联合办公作为办公空间调节的解决方案。

今年以来,在政府大力宣传和扶持创业的浪潮之下,共享办公在中国又被赋予了更多含义。

优客工场创始人、董事长毛大庆说,他们做共享办公,“搭建的是一个互联网平台上的生意圈,或者说是一个办公生态的关系”。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需求重构,解决传统写字楼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虽是新兴市场,竞争者已然众多。潘石屹的SOHO中国()于今年初推出了3Q项目,是一个专门面向创业者的临时办公室租赁项目,并且拉了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作为合作伙伴,而世联行(002285,股吧)()与清控科创战略在5月底合作推出青年创业的“小样社区”,绿地在房山区与清华、北大等高校合作了创业试点等等。

“传统办公室更适用于业务稳定和人员变化小的企业,无法提供弹性和灵活的办公空间,而这一点对于成长企业、IT企业和服务类企业尤其重要。”协众国际的总裁黄立冲告诉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记者,他建立过盛诺金地产基金和协纵国际企业港,曾是国内第一批试水共享办公的创业者之一。在他看来,中国共享办公市场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,甚至说商业前景不容乐观。

WeWork带动中国热

Johnny是WeWork伦敦的负责人,他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称,目前他们已成为伦敦市最大的共享办公社区,为超过6000家企业提供服务。

WeWork现在提供包括办公座位、临时储物柜、1人至27人使用的办公室,以及各种办公类服务,会员每月更新一次,退租只需要提前一个月通知,主要客户是自由职业者和各类企业。

WeWork将房产与科技相结合,在2014年12月获得超过50亿美元的最新估值。Uber和Airbnb等公司,均利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获得了巨大成功,并对出租车和酒店两大市场形成了冲击。

与WeWork相对应,中国的共享办公最知名的是毛大庆的优客工场(UrWork)。

优客工场主要有两种办公模式,一种是完全的开放性办公,一种是4人到10人的小型聚合办公空间。在毛大庆的设想中,优客工场不仅能够提供办公物业功能,还要为入驻的创业者提供导师、投资、财务、法律和银行等多方面服务,目标是“让创业变得简单”。

在最重要的选址上,优客将主要聚焦城市的活跃区和一些重要的功能区,比如CBD、金融街(000402,股吧)、回龙观、上地、台湖、亦庄开发区、房山高教园区等。

黄立冲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共享办公的运营商根据客户定位分为高端和低端两种。高端运营商主要为大公司提供服务,选址也往往坐落于城市的核心地段,代表者为雷格斯(Regus)集团,租金很贵但是租客的支付能力强。

低端运营商主要为初创企业提供服务,例如毛大庆的优客工场、SOHO中国的3Q项目、世联行与清控科创5月25日刚刚合作的“小样社区”,即打造以创业办公为核心、集工作、社交、娱乐、居住为一体的复合型创业社区等等。

另外一名重量级选手是绿地集团,绿地产业发展中心的负责人王硕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绿地将拿出房山线广阳城地铁站旁项目的几个楼面,打造房山区创业工坊,目前在跟清华、北大的高校商谈合作,马上就会落地签约。

他介绍说,这个创业工坊的项目将会分阶段运营,第一阶段将释放工位面积1000平方米至2000平方米,大概能为四五百人提供办公位置。

与雷格斯不同,绿地的项目对区位要求不高,很多将位于新城,立足于帮政府招商引资、吸引人才,“这跟绿地本身的资源禀赋有关”,王硕称。

盈利前景不明

相对于萌芽状态的中国市场,来自WeWork成熟地区的经营数据可以让我们借鉴。

Johnny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WeWork广泛覆盖不同种类公司,几乎涉及到所有行业,其中既有创业公司,也有已经成熟的公司。其伦敦办公室已有的三家都是百分百出租率。

《财经》记者在伦敦询价得知,英国的数个WeWork办公室的价位是:伦敦市中心,每月393英镑到950英镑/平方米,在稍远一些的South bank地区,每月325英镑到650英镑/平方米,在Devonshire地区有600英镑和250英镑两个价位。

同一地点的不同价格主要取决于办公条件,比如950英镑价格的有独立的办公室,393英镑的就只有办公桌,另外还有45美元价位的,就是每月可以在伦敦任意一个办公室的任意一个办公桌使用一天。

WeWork的会议室除了950英镑价位的可以每月免费用3个小时,其他的都是要按25美元每小时收费。

比照国内,根据官网的数据,SOHO中国的3Q项目独立办公室1300元/周、办公桌1000元/周,会议室是200元/小时(4人),400元/小时(8人),这样的价格远算不上亲民,3Q北京大约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全部租满。

如果根据中国和英国的收入水平来比较,就可以看到国内租金水平要高出很多。

黄立冲曾在美国读书和工作多年,他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美国的特殊文化导致WeWork的模式在中国难以复制,美国人是不愿意带朋友回家的,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,并且人员成本很贵,很多公司是不愿意请人的,连助理都是兼职,这种土壤就适合WeWork生存。

“WeWork存在的纽约曼哈顿,租金比香港、北京还便宜,而且面对的客户群其实不是创业者,而是专业人士和自由职业者,这些人年薪10万美元以上。”他提示说。

一位接近雷格斯营销部的人士透露,虽然他们的租户都是有实力的跨境企业,但是受制于巨大的营销费用,他们在中国的业务目前还没有盈利。截至2015年3月底,雷格斯中心已遍及全国27座中心城市,超过100个地点。

香港太古集团也有自己的创业孵化项目,取名Blueprint,其香港负责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他们的运作方式是面向全球范围,以每6个月一次的周期、每期不超过15家的名额,招募科技公司创业者,为他们提供为期半年的免费办公空间、专业导师指引、产品测试、市场拓展机会,以及引入投资的服务。显然,这也不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模式。

绿地集团的王硕则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第一阶段我们不以盈利为目的,绿地要投钱、要补贴,我们出土地、出装修,清华出师资力量和创业团队,政府出政策和奖励机制。”

“美国现在没有中国这么大的创业浪潮,我们要打造符合中国文化、中国需求的共享办公空间。”毛大庆也强调,不要把Urwork理解为中国版的WeWork。

未来会“羊毛出在狗身上”

“绿地刚开始做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。”王硕说,绿地2013年底开始做中小企业扶植平台,主要是因为很多项目在新城,没有企业愿意去,最后商业写字楼做成了类住宅和公寓。

政府希望区域能把产业做起来,直接去找五百强来进驻又不现实,只能聚焦在中小企业,而中小企业在发展中很艰难,所以绿地才去帮助他们,其实是在帮政府的忙。

“企业既是资源的享用者,也是资源的提供者。政府、企业和开发商之间的联动,拉动就业、贡献税收,同时我们获得合理回报。”绿地房山项目的负责人舒江疆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目前绿地广阳城站项目已经获得产业园区牌照,意味着将有配套政策和资金的注入,包括减免和扶持,租金、装修补贴等等优惠。

绿地依靠的是企业资源和规模优势,而毛大庆离开万科,创业做优客,依靠的是个人的社会资源和影响力。

他为优客工场拉来的大旗包括欧美同学会、鸿坤集团、万科集团、阳光100集团等,优客工场的导师团就以欧美同学会的“海归创业学院”为依托,其合作伙伴包括红杉资本、真格基金、亿润投资、创新工场等著名创投机构。

“我们将聚拢实战经验丰富的财务、法律和人力资源顾问,与银行签约,让创业者享受到普通个体和小微企业无法要求的全面上门服务。”毛大庆称,“我不会养一个律师团队、养一个人力资源公司,我干的事情是把他们拉在一块。”

据毛大庆介绍,办公室、服务和互联网未来的价值加起来,将形成一个大的生产链。

黄立冲提醒《财经》记者,“维持一个可以孵化的团队是极其昂贵的”,两三次沙龙还可以,长时间的活动费用很高。

潘石屹也拉了李开复的创业工场进行合作,在4月29日下午举行的“潘谈会”上,潘石屹宣布创新工场的导师会定期去3Q开课,3Q的公司会向创新工场输送, 3Q也会创新工场提供各种活动场地等等。

世联行和清控科创联合显然也是相同逻辑,前者是国内最早从事房地产专业咨询的服务机构之一,而清控科创是清华控股旗下著名科技园区的建设运营商,是唯一同时拥有四家国家级孵化器的科技创新服务提供商。

中国的共享办公运营商们并不想从出租办公室上盈利,将各种社会资源嫁接进来,把握住当下全民创业的热潮,利用长尾效应找到新的利润点,是他们正在尝试的方向。

王硕对《财经》记者坦言,互联网思维强调“共赢”和“利他”,未必非要在某一项环节上去盈利,未来的想象仍然很大。

财经网(博客,微博)记者何超对此文亦有贡献

(责任编辑:HN025)

挂号服务平台怎么预约

医院预约挂号服务平台

名医汇